俄首批战斗直升机飞抵叙北部 配合地面车队联合巡逻

11月14日电在库尔德武装撤离叙土边境之后,俄罗斯联邦军事航天部队机组人员从赫梅米姆飞往叙利亚,掩护在叙巡逻的俄军事警察车队。根据《俄土谅解备忘录》,俄罗斯军事警察正与土耳其军队在叙利亚境内进行联合巡逻。

俄罗斯红星电视台14日消息称,第一批俄罗斯联邦军事航天部队直升机已从赫梅米姆基地转移到卡梅什利机场。经过约五个小时不超过50米的低空飞行,加油两次之后,飞机到达叙利亚北部。

“这是到达叙利亚北部的第一批俄战斗直升机。飞机正在准备着陆。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从今天起,我们的航空部队将在卡梅什利机场长期活动。” 红星电视台记者巴维尔·列姆涅夫现场报道说。

俄媒称,防空系统“铠甲”在地面掩护直升机,警察部队包围着陆点。卡梅什利机场是民用机场,因此要做好万全准备——运输机米-8降落时,两架多功能机米-35在空中掩护。直升机着陆后,地面技术勤务为其加油并进行检查。

14日,军事航空警备司令部同时部署工作,一大批特种车辆被提前转移到卡梅什利。缺少任何一样有用的东西都会影响直升机着陆。卡梅什利机场设有气象勤务和医疗站,机组人员飞行前要进行身体检查。

“航空警备司令部的目标是确保飞行不间断,保证直升机以及这块领土的安全。为保证军事警察的安全,为他们配备有专用设备;为确保飞行不间断,配备了约十台车辆和充足的燃料。我们的主要任务是维持地区稳定。”航空警备司令部主任蒂莫尔·霍贾耶夫说。

俄媒称,对于直升机飞行员来说,与地面设备联系是一项艰巨任务。地面车队行驶路线可能会突然改变,飞行员应该做好调整的准备。按照航空标准,汽车行驶非常缓慢。在叙利亚北部,俄罗斯军事警察车队和直升机每天都会按路线巡逻。

@新兵,你的新训生活怎么样

新训生活

是新兵们军旅梦想的起点

今天

就让我们走进

新疆军区某团新兵营

看看这群年轻人的兵之初

离开父母的庇护

告别亲朋好友

带着使命、怀揣梦想

走进军营

热心的班长

热情的战友

热血的军营

陪新兵们开启迷彩的青春岁月

烈日曝晒的队列训练场上

疲惫不堪的三公里途中

尘土飞扬的铁丝网下

……

他们褪去青涩

收获军营带给他们的成长

当兵就该上战场

能打仗、打胜仗的基础

就开始于兵之初

训练场上千锤百炼

铸就铁一般的意志

锻造钢一般的体魄

沙场上,拼杀声不绝于耳

史馆内,“红色基因”血脉赓续

新兵们了解团队历史

感悟先烈的苦难辉煌

初冬一场雨

打落营区黄叶

精武路上

新兵们接过接力棒

收获独有的迷彩青春

新兵们,加油!

快舟一号甲固体运载火箭成功发射 送高分卫星入轨

2019年11月13日11时40分,命名为“快舟·我们的太空号”的快舟一号甲遥十一运载火箭,在我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将“吉林一号”高分02A卫星发射升空,卫星顺利进入预定轨道,任务获得圆满成功。

快舟一号甲运载火箭是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航天三江集团所属航天科工火箭技术有限公司研制的一款小型固体运载火箭,采用国际通用接口,主要为低轨小卫星提供发射服务,具有入轨精度高、准备周期短、发射成本低等特点。此次是快舟一号甲固体运载火箭今年第二次执行发射任务,此前分别于2017年1月、2018年9月、2019年8月圆满完成3次商业发射履约。

“吉林一号”高分02A卫星是长光卫星技术有限公司自主研发的新型光学遥感卫星。该星充分继承了“吉林一号”卫星成熟单机以及技术基础,具备高分辨率、大幅宽、高速数传等特点。卫星入轨后,将与此前发射的13颗“吉林一号”卫星组网,为农业、林业、资源、环境等行业用户提供更加丰富的遥感数据和产品服务。此次任务是“吉林一号”卫星工程的第7次发射。

用于此次发射的快舟一号甲遥十一运载火箭由“我们的太空”新媒体中心冠名。该中心致力于凝聚航天魂、赞颂航天人、讲好航天事、传递航天情、筑牢航天梦,管理运维的“我们的太空”新媒体矩阵自去年4月24日上线以来,已拓展覆盖13家互联网平台,累计发稿1.2万余篇、粉丝700多万,播放量突破52亿,成为中国航天的重要信息源。

美韩:合作与博弈并存

随着美朝谈判陷入停滞,朝韩关系逐渐冷却,朝鲜给出美韩必须在今年年底前改变对朝态度的时限,美韩将如何应对?美韩因“保护费”大幅上涨及韩日情报共享问题出现分歧,韩国是否会在压力下屈服?

据韩国媒体报道,美军高层最近相继访问韩国并出席韩美军事委员会会议和韩美安保会议,试图对韩最大程度施压。不过分析人士指出,韩国不可能全盘接受美国的漫天要价。

为展示强大实力和实现所谓联盟安全承诺,长期以来,美韩频繁举行联合军演。为适应半岛形势的积极变化及营造良好的和谈氛围,两国去年叫停大规模联合军演,由较小规模的演习替代。今年以来,美韩已相继举行“同盟”“乙支太极”等联合军演,11月中旬,美韩还将举行一场空中联合演习。

通常会在12月举行的美韩“警戒王牌”冬季演习,也继去年第二次取消,改由美韩两军各自进行战备综合演习,原合练课目由一场规模较小的联演替代。美国防部表示,此次演习旨在保障美韩联合应对态势,双方正就演习细节进行协调。

此举立即引来朝方怒斥。朝鲜外务省表示,美韩恢复军演将加剧与朝鲜的对抗,暴露了美国的真实嘴脸。暂停一场演习,然后新上一场演习,并无本质区别。虽然据韩国政府官员称,美国正积极说服朝鲜回到谈判桌前,可对于朝鲜提出美国必须改变对朝政策的要求,在美韩新军演背景下显然无法实现。

军费协议“各执己见”

自朝鲜改变政策中止核导试验并与美国直接对话后,韩国一直积极扮演中间人角色,希望借机改善南北关系及半岛紧张局势。但此前步调一致的美韩两国近日出现分歧——在驻韩美军军费问题上,双方难以达成一致。

据多家韩国媒体报道,在日前美韩第11次《防卫费分担特别协定(SMA)》谈判中,华盛顿“狮子大开口”,要求韩国将之前的防卫费分担份额提高5倍,达到50亿美元。其中除驻韩美军驻扎费用外,还包括美国在半岛地区处于军事紧张态势时动员航母、核潜艇等“战略资产”的费用等。韩方认为,这些新增项目并不包含在协定内容中,因此谈判无果。此事还在韩国国内引发抗议浪潮。

此外,由于近期韩日关系冷淡,韩方已于8月宣布不会续签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这意味着该协定将于本月22日晚12时失效。此协定不仅事关韩日,同时也是美国在东亚地区建立同盟情报网络的重要基石。美国防部助理部长薛瑞福日前表示,如果该协定失效,将对美日韩三国合作造成重大影响,美国将说服韩国续签此协定。但韩国国防部发言人表示,除非日方取消对韩经济报复措施,否则政府不会考虑推迟终止协定。

为此,美军参联会主席马克·米利、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维森、美国防部长埃斯珀于11月13至15日分别到访韩国,就多个问题与韩方进行磋商。但从目前看来,由于文在寅政府的支持率已跌至44.5%(去年南北峰会后曾一度高达83%),无论是防卫费分担还是续签军事情报协定,韩国妥协的空间都极为有限,预计美韩之间的嫌隙还将进一步扩大,双方合作与博弈关系将长期共存。

中国又产全球独家新武器,比航母还重要,美国只能干瞪眼

虽然我们的科技进步得非常快,比如说在生活中我们现在出行不仅可以开车,还可以乘坐地铁、高铁等,军事中我们现在都有了大型军舰、航母、战机等,而这些设备都需要耗费大量的能源,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石油资源。但是这些资源都是有限,如何提高资源利用率和节约资源成为了重中之重,而去年我国研究出来了一种设备,据说比航母还重要,美国对此只能干瞪眼,它是什么呢?

2018年4月28日我国研制出了至今为止最重的加氢反应器,这个设备大概有72米高,且大约有2400吨重,同时它的厚度达到了30厘米,可以说这个设备非常庞大了。之所以说这个设备比航空母舰重要,是因为它有利于我国节约能源,在能源利用方面十分重要。

加氢反应器主要功能就是在液体中加入氢气,然后将它们充分混合。大家都知道石油的提取过程是十分麻烦的,而且在石油中还有一部分成分无法被使用,它就是重油,但是我们可以通过这一机器将它转化成轻油,从而进一步将轻油加工成柴油和汽油等可以使用的燃油。而无论在日常生活中还是军事领域里我们都要用到柴油、汽油等这些燃料,可见这一机器的作用非常重要,毕竟它可以将石油中不能利用的部分充分利用,从而大大提高石油的使用率。

除此之外,我国研制成功的这个加氢反应器不仅是整个地球上最重的,而且这个机器的性能也是十分强大的。我国成功建造出这个机器就标志着我国在这一领域的技术就已然处于世界领先水平。正是因为上述原因,美国才十分想得到这个机器,但是我国是绝对不会将它出口给美国的,因而美国也就只能干瞪眼了。

逐梦前行,我们和“鲲鹏”一起成长

“鲲鹏”展翅,扶摇万里。图为国产大型运输机运-20展开飞行训练。叶贵童摄

“鲲鹏展翅,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背负青天朝下看,都是人间城郭。”

受领国庆阅兵任务后,这段诗句中的浪漫描绘,成了空军运输航空兵某团团长滕辉的美好憧憬。

驾钢铁“鲲鹏”飞过天安门,低空凝望祖国的“心脏”,俯瞰庄严隆重的国庆盛典,是无数人一生难有的机会,即使他是一名飞行了7000多小时的资深飞行员。

当那一天来临,运-20三机编队在习主席和全国人民的注视下,分秒不差地飞过天安门。那一刻,滕辉的眼睛一刻也没离开旁边的战机,始终标定着飞行姿态。广场上,不约而同的欢呼雀跃,忘情奔涌的激动泪水,群情振奋的引吭高歌……他什么都没看到。

这是我军历史上的第一次大型运输机编队飞过天安门受阅,容不得丝毫闪失。风速、风向、高度、距离……瞬息万变的数据,都需要在最短时间内准确判明。有人问滕辉阅兵飞行时是什么感觉?滕辉脱口而出的答案居然是“感觉有侧风”……

“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载梦前行、御风展翅的中国“鲲鹏”,正如一个伟大时代的隐喻。

这个伟大时代,好比托举“鲲鹏”翅膀的云水和长风

2007年,一个网络新词——“压力山大”,迅速流行开来。那时,在天空奋斗的中国军人,真切体会到了这个网络新词的滋味!

就在这一年,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上海合作组织“和平使命-2007”演习,吸引了世界的目光。我军的表现可圈可点,但也暴露出一个无法回避的短板——远程投送能力不足,出动规模仅相当于一个团的兵力。

环顾世界,当时美军拥有战略运输机499架,俄军战略运输机也有369架,都拥有在一个波次内将几个重装旅投送到5000公里之外的能力。

就在这一年,美国兰德公司发布咨询报告称:由于中国没有大飞机等大型投送平台,整体军力并不能与大国地位匹配。

如果把一个国家比喻成巨人,空中运输和远程投送就是这个巨人“延展的双臂”,是大国空军的基本行动样式和核心能力。然而长达一个多世纪的时间里,关于运输机、关于大型运输机,中国只能长期沉默不语……

时间,是伟大的剧作者。也就是在这一年,我国大型运输机项目正式立项。

正如波兰诗人辛·波斯卡的诗句所说:“时机尚未成熟,变成他们的命运。”彼时的滕辉,刚刚晋升少校,已成长为飞行测量部队的一名骨干;长期两地分居的妻子终于来到驻地和他团聚,他们有了一个完整安定的家。

运-20和它未来的驾驭者,彼此的航线似乎还看不到交叉点。

不久之后,空军一支年轻的运输航空兵部队,改装国产某型运输机,从各部队选拔飞行员,迈开了由战术级投送力量向战役级投送力量转型的步伐。滕辉迎来了一次改变人生航线的机会。

家人并不赞同:才团聚多久,又要到千里之外去,刚安好的一个家又拆开!

领导也不舍得:在这边发展势头挺好,换专业、换环境,并不利于个人进步……

他说:“我想飞得更高更远!”

如今回想当初的那个选择,滕辉常常谈到自己从“鲲鹏”二字中咀嚼出的道理——

这种中国古代神话中的巨鸟,不仅寓意着远大的志向,也寓意着由“鲲”化“鹏”的应时之变。

没有足够深厚的积淀,船再大也没法航行,翅膀再大也使不上力气,这个伟大时代好比托举“鲲鹏”翅膀的云水和长风,新时代的风生水起正带给中国军队、中国军人太多意想不到的机遇和馈赠。

李大钊说,“大凡新命之诞生,新运之创造,必经一番苦痛为之代价。”许多事,不是一觉醒来就是明天那样简单。

有专家这样说:让大飞机上天飞行比发射火箭要更复杂、更困难。制造一架大型运输机,更是对一个国家工业体系的“集体考试”。仅完成大型运输机的工装设计,图纸量就有28万张,一张张连起来能够绵延82公里;一张一张摞起来,比10层楼还高……“鲲鹏”出世,几经坎坷。

滕辉的改装之路也并不平坦。新单位营区老旧、基础设施滞后。一两年间,他们换了5个机场,不停地搬家,大家自嘲是“走训”。然而就在这种动荡中,滕辉完成了1000多个飞行小时,成为该型运输机最早一批机长。

仿佛长征,一支支部队从不同的地方出发,经历一次次会师,凝聚起更为磅礴的力量。自2015年8月起,以滕辉所在的空军航空兵某部为主体,数百名来自全空军大飞机部队的优秀飞行尖子和保障骨干经过层层筛选,为了共同的梦想走到了运-20接装改装的一线。

2016年7月,运-20列装后首飞,在一场薄雾细雨中开始。伴随着连续、低沉的轰鸣声,飞机缓缓地在跑道上滑行了一圈,滕辉将油门加满,动作协调而娴熟,飞机的轰鸣声骤然充盈了整个机场,巨大的机体像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腾空而起。

“50米,20米,5米……”当“鲲鹏”沿着标准下滑线飘然降落,所有人都兴奋得欢呼起来!作为首飞机组的成员,滕辉的心里更是久久无法平静。

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运-20飞机在部队列装后成功首飞,标志着在我军运输机序列中,拥有了第一款大型国产运输机。

“如果钢铁有温度,他们就是那封藏其中的灼热”

至今,滕辉仍记得首次操纵“鲲鹏”探索战机极限性能时的感受——

短短几秒钟,机身颤振突然加剧,刚刚还轻盈如燕的飞机一下子变得“暴怒”起来,机舱内响起一阵急促的报警声:“失速!失速!失速……”

飞机开始滚转,飞机好似受惊的野马。滕辉迅速指挥机组成员切换到手动驾驶模式……飞机正常改出,呼啸着冲向天空。所有人都长出了一口气。

作为大型运输机,飞行失速被视为难度最高、风险最大的课目。以往在改装阶段开展此项训练,曾是一道不可逾越的“禁区”。如今,首批参加改装的飞行员都要体验这种感觉。他们一次次进入失速,不断逼近极限,逐步摸清了各种状态下的数据。

滕辉说,这一动作除了探索战机的极限性能、增大训练安全裕度外,还有更多实战意义。特别是运输机担负投送任务时,这一状态的飞行会让空投范围更加聚焦,空投装备和兵力集结更加迅速,能大大增加战场胜算。

驾驭“鲲鹏”,他们先后组织了失速临界状态飞行、小速度低空模拟投送等多种边界条件的训练,大大加速了新质战斗力的生成。

选拔改装运-20的飞行员,都不是新手,谁不知道课目背后的风险?

为啥义无反顾?滕辉讲起了飞机研制过程中的一段故事:

那一年春天,某项试验进入了关键阶段。那天,试验正在进行,突然一种摄人心魄的声响直刺人的耳膜,紧接着地动山摇,人像站在风浪中的小舢板上,怎么也站不住。

“不好,地震了!快跑——”

冲出实验室,惊魂未定的人们,看到周围大山上一块块卡车大小的石头向下滚落,带起一股股黄色的尘烟。一座小山头居然被削去了一半,正缓缓地向下滑移。

“哎呀,数据还在里面,还有试验录像!”不知是谁大声喊道。

“一定要把数据抢出来!”他们一边喊着一边向实验室冲……

正是这种近乎疯狂的劲头儿,把“鲲鹏”这个关于天空的古老寓言,变成了一个呼啸而来的真切现实。

歼-15舰载机研制现场总指挥罗阳牺牲之后,有人写下这样的文字:“如果钢铁有温度,他们就是那封藏其中的灼热。这是一群人的温度,也是一代人的温度。”

滕辉说,很多人其实不知道,罗阳也曾是运-20尾翼研制的指挥员。“无论是他们还是我们,用自己的生命赋予‘鲲鹏’以生命,机身上就拥有了我们这一代人的体温。”

这一代人的体温有多高?那是热血的温度,是熔化铁水的温度,是燃烧激情的温度。

在团史馆,至今保留着一件烧焦的飞行皮服,他的主人叫刘平。

那一天,一架飞机在充氧过程中发生险情。危急关头,空中机械师刘平脱下皮服,冒着随时可能爆炸的危险,用身体死死顶住皮服,阻止险情蔓延。在场官兵没有一人后退,只用了短短30秒就排除了险情。

事后,有人问他们害不害怕?特设员胥宏超说:“当时根本没顾上怕,下意识就是去处置,现在想起来确实有点后怕,不过怕也得上,不能有任何一点闪失。”

“当生死就是分秒之间的选择时,我觉得说勇敢已经不够来描述了,这是一种信念、情怀和对职责的忠诚。”滕辉说,问题发生后,机务官兵一连7个昼夜不眠不休,最终从根本上彻底消除了一系列隐患。

“当玩了命也完不成任务时,只有创新”

“不是变革,是革命!”

谈到运-20的列装,滕辉说,一款跨代的飞机,对军事运输航空领域具有革命性意义。对人、对文化、对理念、对结构、对模式,都将产生深层次的革命。

空投师李国文是第一批改装伊尔-76运输机的机务人员,从事运输机机务工作已经28年了,执行过利比亚撤侨等任务。这样一名老机务专家,接触运-20后感觉许多观念完全被颠覆。

他说:“现在空投任务较之以前有简单的一面,又有复杂的地方。”“简单”的是操作的自动化,整个空投过程由计算机来控制,只要提前输入装载方案,机舱内有多少货物,需要分几批空投多少,都会在显示屏上清楚直观地显示出来,实施空投也只需“一键即可”,而不是像过去那样靠人去清点货物,靠人力把货物推出机舱。

空中操作更加“简单”,但任务系统本身却较之以前更加“复杂”。过去的空投任务系统,在整个机务工作的子系统中,只能算是个“小专业”,现在却变成了特设等专业的“大系统”。

改装之初,李国文看到文件资料时被吓了一跳。文件资料比特设、航电专业加起来都要多,大大小小的文件装起来有一皮箱。

发蒙的不只是机务人员。运-20的研制采用了航空领域最先进的理念和技术,很多地方的变化都是翻天覆地。曾经的机长、教员面对着全新的操作理念、知识结构,几乎都是从零起步。

滕辉回忆说:“接装培训时,吃饭睡觉都在想飞行,闭上眼睛就是飞机座舱,做梦都还伸出手摸电门按钮。可后来大家发现,不是光下苦功就能驾驭运-20的……”

飞机研制者们的一句口头禅,点醒了官兵们:“当玩了命也完不成任务时,只有创新。”

“一人能起飞、两人能执行任务、三人能作战。”与国产中型运输机相比,运-20飞机最大的变化是驾驶体制的革新,由传统的多人制改为两人制飞行。这就意味着飞行员要承担起过去飞行、领航、通信和机械师四个角色的工作,这要求飞行员知识面要更加宽泛,对飞机构造和原理要更加了解。

这种转变实际是理念的转变。飞机的自动化程度提高了,减少了人的体力工作,却增加了脑力工作。飞行员也从单纯的驾驶员,转变为飞机资源的管理者。滕辉打了个生动的比方:每一名机长都好比大型企业的“CEO”,从一名“一杆两舵”的飞行员成为机组资源的管理者。

机组资源管理要求机长与副驾驶、第三座飞行员有各自的分工区域,相互之间责任明晰,一举一动都需要一人做、一人查,实现说到、看到、摸到、复查到。哪怕你是机长,也不能代替副驾驶进行操作。

“别伸手!”这成为刚进入模拟训练时,教员们提醒最多的话。

在模拟飞行中,一些老飞行员看见搭档的技术动作不当,就会习惯性伸出手想代替搭档操作。然而,这却是一种“越界”行为,新的模式要求,你可以提示搭档,却不能代劳。许多老飞行员刚刚一伸手,想替搭档操作,就被教员当场“喝止”。到了后来,往往伸出手的那一刹那,想起教员严厉教训,手又像是被“电”了一下,迅速地收了回来。

在机组资源管理中,“一切行为皆有标准”是个重要的理念。飞行操纵的一举一动都必须按“手册”执行,甚至连对话也是标准统一的规范。

飞行员彭聪来自轰炸机部队,过去他在机组里面交流,用语很有个性。比如说,加满油门,准备起飞。飞行员之间的用语就有可能是:“把油门加满”“把油门加到起飞功率”等,但现在规范用语只有“调定起飞功率”。

最开始彭聪觉得不太适应,觉得表达清楚意思就行了。时间一长他才发现标准用语的意义。在紧急情况下,标准用语不仅能提高机组之间交流的效率,而且不会产生误解。

这种标准化、统一化的规范,使得机组之间缩短磨合的过程,对于快速执行任务、快速反应非常有用。这种“手册飞行”模式带来的好处就是,从来没有配合过的飞行员也能临时组合,执行任务。

和“鲲鹏”一起成长,越过崇山峻岭、大江大河,如今又飞过天安门上空,滕辉说,从未深切地感到与伟大祖国、民族复兴联系得这么紧。

大风起兮云飞扬。生逢这个伟大的新时代,就要以更精彩的表现告诉世人,中国空军已经可以驾驭“鲲鹏”直上九天。

高车长剑 驰骋山林丨火箭军某旅发射营开展实战化演练

深秋时节,中原腹地某山地丛林地域,一支导弹发射分队驱车仗剑,时而钻入密林伪装隐蔽,时而利用烟雾掩护快速机动……这是火箭军某旅组织发射营开展复杂战术背景下实战化演练的一幕。

卫星过顶侦察、防精确打击、通过沾染区域……机动途中,指挥员沉着应对复杂“敌情”。在接到“桥梁道路被毁行军受阻”的特情后,指挥员果断下达迂回机动命令,为占领阵地赢得时间……经过一番斗智斗勇,该营突破重重险阻,按照时限到达发射阵地,展开战斗作业。

在发射阵地记者看到,该旅随机导调发射中装备受损、临时变换发射阵地等特情课目,增加演练难度,检验官兵应急作战能力。

近年来,该旅积极探索发射营训练战法,与相关训练基地建立联训机制,常态化开展带实战背景的训练考核,砥砺官兵实战本领。旅所属发射营先后转战戈壁大漠、深山密林,多次执行红蓝对抗、实弹发射等重大演训任务。

领航强军新时代︱陆军第80集团军“模范红军旅”开展实兵对抗演练

日前,经过12个昼夜的连续奋战,陆军第80集团军“模范红军旅”的实兵对抗落下帷幕。

演练中,他们着重对战备等级转换、战场机动等6项内容进行考核。这是该旅组建以来首次进行的全员全装全要素整建制考核,也是该旅在恶劣天候条件下对全旅官兵战斗素养的淬火锤炼。他们按照战斗进程连续实施,检验部队指挥控制、火力打击和快速破障等能力,使部队在近似实战环境下得到全面锻炼和提高。